多款产品含高风险致癌物,李佳琦带火的花西子及吴成龙栽倒在代工产品上

发布日期:2022-11-24 22:04    点击次数:134

即将到来的双11,对直播天王李佳琦来说,是一个大丰收的季节。10月24日是 双11预售第一天,李佳琦直播间观看人数达到4.6亿,GMV超过100多亿,再次刷新双11单日带货纪录。

对很多国货品牌来说,李佳琦的复出无异于救了它们一命。尤其是一直依赖李佳琦卖货的国产彩妆品牌花西子,对此尤其体会深刻。今年双11,在李佳琦的力推下,花西子升至彩妆频道TOP 7。

但是,危机已经显现。过度营销、片面依靠直播明星带货的模式已经难以维系。去年618,花西子以2.63亿元的销售额登顶天猫美妆榜榜首;但是,今年618,李佳琦的缺席直接让花西子的销售腰斩至1.5亿元。

这一切,对于重营销、轻产品的花西子创始人吴成龙(外号“花满天”)来说,是一场严峻的考验。据媒体报道,成立几年没有融资、一向对投资人爱搭不理的花西子今年中传出寻求上市的消息,业内人士表示,吴成龙要实现其野心勃勃的销售计划,急需大量资金投入营销,换言之,花西子也缺钱了。

成于营销输在研发

毫无疑问,论成长速度的话,花西子绝对是国货美妆品牌中的翘楚。自2017年成立后,2019年通过淘宝主播李佳琦一炮打响,此后一路顺风顺水。2018销售额还只有几千万的花西子,2019年一跃突破了10亿大关;2020年,花西子GMV达到30亿元,2021年GMV达到54亿元。

花西子的快速走红,主要原因是与李佳琦深度捆绑。据媒体报道称,花西子早期在直播平台上的每月营销投入高达2000万元。此外,也有坊间传闻,花西子给李佳琦100%佣金带货,这意味着一场直播的销售额,品牌分文不取,全归李佳琦。当然,这一说法的真实性待考,也许一开始为了吸引李佳琦为其带货,花西子有可能抛出如此有诱惑力的诱饵,但后期规模上来后,就不可能再采取这样的策略。

李佳琦凭一己之力带火了花西子。

这也带出了第二个原因,即花西子的崛起与其创始人吴成龙的风格密切相关。在创业之前,吴成龙就在化妆营销行业工作多年,他曾担任过百雀羚天猫旗舰店运营总监;2014年,吴成龙创立营销策划公司专注电商行业,同期他还运营天猫水密码旗舰店。正是这些经历让他观察到了国货美妆兴起的趋势。

但是,化妆品业内人士告诉开甲财经,吴成龙很聪明,也擅营销和借势,他成功抓住了李佳琦和国货美妆两个难得的风口,一举成功。但吴成龙产品力不行,业内人对花西子的普遍认知就是,这是一个靠营销出名的美妆品牌,是化妆品界的暴发户,没有技术积累和沉淀。

这样说并没有冤枉花西子及吴成龙。公开信息显,花西子申请了177个专利,但是其中超过一半都是滥竽充数的产品外包装设计,即使有一些化妆品产品专利,也是很可疑的中草药、营养物质成分提取技术,从制备工艺上看,很难看出其技术竞争力在哪里。而从这些急匆匆申请的专利上,也可以看到吴成龙渴望摆脱“暴发户”标签,迈入化妆品技术厂商大门的焦灼。但这显然不是一蹴而就的。

花西子申请的专利中很多是外包装设计专利。

大量产品含有疑似致癌物

重金营销、轻研发的恶果就是花西子美妆产品主要依赖代工厂生产,产品质量难以把控,甚至不少主流产品成分中含有高毒性及疑似致癌物。

公开信息显示,花西子大部分产品均采用代工模式,仅有少部分产品由旗下杭州花凝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例如,花西子的轻蜜粉、粉笔、CC霜代工企业包括上海创元化妆品有限公司、安诺科斯化妆品研发有限公司;唇釉代工企业为莹特丽化妆品(苏州)有限公司;腮红产品代工企业为上海臻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口红代工企业为上海臻臣化妆品有限公司、上海东色日化有限公司、莹特丽化妆品(苏州)有限公司、科丝美诗(中国)化妆品有限公司;卸妆油代工企业为诺斯贝尔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粉丝液代工企业为苏州元美科技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创元化妆品有限公司2018年与2020年两次被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要求\"采取措施进行整改\"。上海臻臣化妆品有限公司、科丝美诗(中国)化妆品有限公司在2018年的化妆品生产企业飞行检查中发现问题,被要求限期整改。

花西子两家代工厂曾被监管部门查处。

开甲财经注意到,2021年9月,全球最大的化妆品贴牌制造巨头意大利莹特丽(Intercos)在中国的子公司莹特丽股份公司以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为由起诉花西子子公司杭州宜格化妆品有限公司 、杭州花凝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浙江宜格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及代工企业上海创元化妆品有限公司 。

2021年12月29日,原告莹特丽股份公司撤回起诉。打完这场官司后,莹特丽股份公司已经成为花西子的代工商,为其生产唇釉、口红等。

开甲财经注意到,花西子旗下多款产品含有毒性较高的防腐剂以及有致癌可能的着色剂。

口红、唇釉等产品需要为产品增加鲜艳的色彩,经常用到各种着色剂。但是,很多着色剂带有一定毒性,部分着色剂在国际上被认为具有致癌可能,所以对其使用比较谨慎,敏感脆弱群体,例如孕妇或儿童尽量避免使用带有大量着色剂的美妆产品。

以花西子花染云纱持色唇釉(傣族印象定制版)M517喜柿纱为例,该产品披露的成分中含有6种着色剂,除了常规较安全的CI 77891(二氧化钛)、红色氧化铁(CI 77491)外,还有CI 15850、CI 15985、CI 19140、CI42090。

该产品备案日期为2021年12月8日,目前仍然在市场上销售。

先看CI 42090,也叫蓝色1号,这是一种人工色素,是从煤焦油中分离出来的苯胺染料为原料制成的。有国外研究显示,将这种色素用于动物注射实验,注射部门会发生癌变。法国、德国、澳大利亚、挪威、瑞士等国家禁止在化妆品中添加该种着色剂,我国目前允许添加。

CI 15850为红7着色剂,有致痘性,敏感皮肤谨慎使用。

CI 15985为黄6着色剂,也叫日落黄。我国允许在食品饮料中使用日落黄,但是,日落黄具有致癌性,它对儿童的影响尤为明显,可能诱发多动症,肾脏肿瘤、可导致儿童注意力缺陷、多动症、荨麻疹和过敏反应等。

此前,曾有机构在香奈儿含有CI15985的口红中检出高毒性物质苯胺。苯胺,又称胺基苯,是结构最简单的芳香胺之一,苯胺进入人体能损害血液循环系统和脾脏。国外权威研究证明,该成分有致癌性和基因毒性。

CI 19140为黄5着色剂,在欧洲,儿童用品及染发剂中禁止使用CI 19140,主要因为该着色剂会导致儿童多动症,引发皮炎、过敏反应等。

在花西子一款口红产品“花西子花露养唇同心锁口红(丝绒哑雾款)M7319情深依旧”中,开甲财经发现含有 4种有风险的着色剂。除了CI 15850、CI 15985、CI 42090外,还有一种CI 17200,这是红色33号着色剂,也是煤焦油衍生物,研究人员已经证实该物质可致癌。很多国家要求严格限制使用浓度,美国加州还要求,含有该物质的商品必须注明致癌风险。

开甲财经注意到,该产品备案在2022年4月2日已经注销。

此外,在花西子花雾羽裳口红(傣族印象定制版)中,还添加了CI 77266(炭黑),炭黑是非常细微的不定型粒子,在美国曾因睫毛膏产品中炭黑导致失明案例,因此美国一度禁止添加于眼部产品中。

在花西子玉容睡莲气垫CC霜(傣族印象定制水润版)B20珠玉荷华成分表中,不仅添加了香精,更有疑似致癌物苯甲酸和羟苯甲酯,除了这两种高风险防腐剂外,还加入了苯氧乙醇、氯苯甘醚两种防腐剂。一款面霜为何要添加多达4种防腐剂成分?

此外,该产品中还含有调节化妆品酸碱度的EDTA二钠,该物质有一定毒性,对皮肤有刺激作用,孕期或哺乳期的女性是不能使用的。

对羟基苯甲酸酯类俗称尼泊金酯,有研究证明,苯甲酸酯类成分可通过皮肤吸收,入侵皮肤、血液和消化系统中。苯甲酸酯类具有类雌激素作用,在一些患者乳腺肿瘤中,也曾发现苯甲酸酯类分子,这类化合物是可能的乳腺癌致病原。有研究报道苯甲酸酯类会在人体内累积,增加女性患乳腺癌和子宫癌的风险。苯甲酸酯类还可能造成男性精子质量降低,以及引发皮肤癌等。

在花西子洛花飞霞胭脂腮红10半醺蔷薇成分表中,有一款叫CI16035的着色剂,该产品是赤色40号,也叫诱惑红,但是,要警惕的是,它属于禁限用物质。这意味着它的风险比较高,对人体不是很安全。

让人疑惑的是,在有可选择的安全替代品情况下,不清楚为何花西子为何要选用一种被监管部门禁限用的着色剂,是出于成本考虑还是什么原因呢?

今年初,花西子发布首个美妆研发五年规划,宣布要投入10亿发力基础研究。但从目前产品看,花西子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是产品的安全性,先将彩妆中高风险的致癌物或禁限用物质去掉,这才是对消费者负责任的做法。